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嫩兵文学 nenbing.com

总之柯然他们在阿尔巴尼亚干的事算是在全世界都有了很大的知名度。

阿尔巴尼亚官方迫于舆论压力第一时间宣布会加大对阿尔巴尼亚黑帮的打击力度。

柯然看着这条新闻不屑的撇了撇嘴,同时在心里诽腹道“呵呵,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但那些阿尔巴尼亚黑帮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嘛。”

学校很快便放暑假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柯然一直算是比较悠闲的,今天拉着安妮去夏宫溜达一圈,明天跟安菲娅在塔夫利公园里腻歪在一起。

转眼时间便来到七月十一号,在接到一通电话后柯然的假期再度被终止了。

那天柯然正在洛圣都里疯狂的躲避着警察的围追堵截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柯然一开始并不想接电话的,直到自己的车辆被撞爆炸后柯然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将电话接起后柯然怒吼道

“妈的,哪位?赶紧说你为什么打这个电话,你特么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小心老子崩了你!”

电话那头的人也听出了柯然的不善,于是赶紧说道“喔喔喔,老兄,你怎么这么生气?我是维克多啊,难道是我坏了你的好事了吗?”

柯然听到“维克多”这三个字后终于稍稍理智一些。

柯然对电话说了句“等一下”后便走出卧室,将安妮几人叫到身边后便沉声问道“哦,维克多啊,有什么事吗?”

维克多笑道“是啊,我这有个押运任务,想不想接一下啊?”

柯然几人听到“押运任务”这几个单词后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柯然看了眼周围几个紧张的姑娘不禁小心翼翼的问道

“咳咳咳,额……押运任务?是……是什么类型的?货送到哪?别告诉我是运到叙利亚的!”

维克多听后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说道“不不不,不是运往叙利亚,是运往非洲,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货物就是一些军火。”

柯然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沉默片刻后轻声问道“货主是谁?提人解?还是政府军?”

“对,就是提人解”维克多干脆的回答道。

“佣金呢?”柯然继续问道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声音苦涩道“一百万美金,真的不能再多了。”

柯然想了想轻声道“好,晚上的时候给你消息。”

维克多沉声道“好的,麻烦快一些好吗,这次的任务比较着急,最好快一些。雇主说了,越早交付货物给的佣金也就越高。”

“好,我会尽快给你答案的。”

挂断电话后安妮轻声问道“这个埃塞俄比亚政府军………战斗力强吗?”

柯然沉默片刻后沉声道“额,据我所知,除了南非、埃及、坦桑尼亚以外其他任何非洲国家的战斗力都不咋地,

不过我都是从互联网上得知这些消息的,至于可信度……唔………百分之七十左右吧。”

一旁的安娜笑道“那就是百分之九十喽,基里尔从来都是这么谦虚的啦,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基里尔永远都说只有百分之七十或是八十的把握。”

柯然笑而不语的摇摇头,安妮沉思片刻后沉声问道“那提人解呢?这又是什么组织?”

柯然开口解释道“提人解就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简称,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提人解和奥罗默解放阵线被埃塞俄比亚政府定xi NG为恐怖组织。”

索菲娅贝拉惊奇的说道“也就是说咱们这次是要给恐怖分子送军火喽。”

柯然不屑一笑道“呵呵,两边都不是啥好人,大哥笑二哥罢了。”

安吉丽娜好奇道“仔细说说,咋回事?”

柯然摇摇头岔开了这个话题“这场战争的起因就是2020年9月9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执政的提格雷州无视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推迟选举的命令,执意举行地区选举。

此后,早就已陷入不和状态的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关系急转直下。

非洲联盟尝试推动双方进行和平谈判,但是非盟的努力丝毫没起作用。

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认为,必须消除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对中央权力构成的威胁。

2020年11月4日早上,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在电视讲话中宣布,

由于当日凌晨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袭击了埃塞俄比亚国防军位于提格雷州的基地并试图占领北方司令部,

国防军将在提格雷州开始对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发动军事进攻,并在提格雷州实施6个月紧急状态。

提格雷州政府也宣布关闭领空,并声明驻扎当地的国防军已经归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指挥,但联邦政府对此表示否定。

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州内战正式爆发。”

听完整个故事后安妮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安妮轻声说道“哦,说到底提人解不就是反叛军嘛。”

柯然轻轻的点点头道“额……你这么说也没错。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说说现在提人解他们的qi ng况吧。

我们就不提去年的战况了,今年2021年4月13日,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称已消灭提格雷州8个地区的提人阵军政府组织。”

克里斯蒂娜听后不屑道“这提人解的战斗力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柯然点点头继续说道“而且根据一些小道消息显示,提格雷州现在正在爆发饥荒。

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曾在该地区一些农业项目工作的一个根特大学团队表示当地有大片农田因为农民缺乏种子、耕牛或肥料而被弃耕。”

安妮点点头沉声道“唔……看来我们得自带粮食了。”

这时柯然严肃道“我提醒在坐的各位,如果我们接这个任务,到时候在提格雷州不管你看到多惨的景象,都不要施舍食物什么的,这会害死大家的。”

几女听后都认真的点点头。

一直沉默不语的波琳娜沉声道“那政府军的战术主要是什么呢?”

柯然沉默片刻后开口道“这个我确实不知道,但根据一些新闻来看,提人解和埃塞俄比亚政府都相互指责对方使用人海战术。

埃塞俄比亚政府指责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把平民推上前线实施人海战术,并指中央政府一方也可以采用人海战术对付人海战术。

提人解的一些新闻发言人也宣称中央政府一方自2021年6月大败后实施人海战术。

他们宣称中央政府一方把大量训练不足的士兵投入战场,以人海战术试图突破提格雷军战线。

据报有些时候进行第二波冲锋的埃军士兵根本没有枪,有数以千计甚至可能万计的士兵在人海战术中阵亡。”

柯然说完后众人皆是陷入沉默,柯然深知几个姑娘肯定都想到了那些哈萨克自爆兵了。

沉默良久后柯然开口道“我们接这个任务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决定这个他们任务接了!

嫩兵文学 nenb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