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嫩兵文学 nenbing.com

数个小时后恒温集装箱终于再次打开。

“喂!醒醒,到地了!”

柯然疲倦的睁开双眼,只见那个叫琼的老女人正一脸不耐的看着几人。

几人慢悠悠的起身拿好装备后逐一从货柜里走了出来。

柯然伸了个懒腰后轻声问道”请问,这里是吉布提的哪个机场啊?

琼不耐道“安部利机场,赶紧下飞机,我们马上要装货了!”

柯然几人点点头便走下这架波音货机。

此时这架波音747—400F货机正开启机首往下卸载货柜。

不过几人根本就来不及看这些新奇的玩意,因为当柯然几人从舷梯车走下时就已经懵逼了。

没错柯然他们现在根本就出不去机场!现实可不是游戏,在洛圣都里你无论是想闯机场、军营或是警察局你都可以闯,死了大不了再重开一局呗。

但现在这是在现实世界,现实世界里这么干是真的会出人命的。

因为不管是机场地勤还是机组人员,你进出机场照样也得过安检啊。

但柯然几人拎着这些玩意能走安检吗?这显然也不行啊。

无奈柯然只能再次求助马特维。

马特维也很痛快,直说这是小意思,并表示会免费送他们出机场。

挂断电话后几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过了一会后安吉丽娜首先开口道“不是,我们就在这跟个小丑一样在这里傻等着吗?”

波琳娜无语的瞟了眼安吉丽娜道“不然呢?难道你还想回那架波音货机里?真要回去了,你确定那个老女人会不会给咱们好话听?”

安吉丽娜摇摇头道“那还是算了吧,那个老女人跟个神经病一样,从咱们上飞机开始就特么没完没了的Y阳怪气,

我特么打死也不想再看到她了。而且就她这气度是怎么当上那个机长的?她搭档受得了她吗?”

这时柯然突然神色古怪道“谁说她是机长了?”

几女听到这话后顿时就愣住了,安妮疑惑的问道“不是她自己说的嘛,她说她是这架飞机的机长,而且你不是也叫她机长吗?”

柯然笑着摇摇头道“呵呵,我从头至尾可没叫她一声机长,你们难道一直都没注意吗?她的肩章可是三道杠啊。”

“三道杠?这又有什么说法吗;”几女异口同声的问道。

柯然点点头道“一般看机组人员的职位通常只需要关注他的袖子和肩章就可以了。

机长是四道金色或白色的杠而副机长才是三道杠,有的飞机还会配二副机师,而二副机师则是两道杠甚至是一道杠。

而那个叫琼的老女人的肩章是三道杠,你们现在应该知道她的职位了吧。”

安吉丽娜撇嘴道“切,那就是副机长了呗,她可真够能装的了。”

柯然笑着点点头道“爱装,而且从面相上看还是个特别喜欢嫉妒人的老女人。哈哈哈哈,说不定她就是因为嫉妒你们的美貌所以才一直Y阳怪气的。”

几女听后顿时甜甜一笑。

玩笑过后克里斯蒂娜突然开口问道“基里尔,他说免费给咱们送出机场?这看起来不太像收尸人的做法啊,他们不都是吝啬鬼吗?”

柯然听到后摇摇头道“额………这点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跟马特维说完之后他马上就表示会有人来接咱们,并且不要钱,说实话,我当时也挺诧异的,不过我也没多问。”

安妮苦笑道“呵呵,反正没事他们是不会给咱们免费的,上次在波兰免费是因为咱们这样的冤大头他们怕给吓跑了才给咱免的费,我猜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吧。”

十三分钟后两辆MPV稳稳的停在柯然几人的面前。

只见其中一辆车的车门缓缓滑开,一个穿着沙滩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很自来熟的说道“嘿,兄弟,是基里尔吧,我是来接你的人,你可以叫我安德鲁。”

柯然与其握了握手后两人没多废话便直接上车。

两辆MPV没有受到任何检查便顺利的开出机场。

开出机场后安德鲁直接说道“你们现在打算去哪?直接去圣彼得堡?还是再待几天?”

柯然想了想沉声道“我们先将这些枪支弹药什么的给搞定吧。”

安德鲁点点头沉声说道“那就去海边吧。”

柯然疑惑的问道“去海边?这是为什么?”

安德鲁笑道“你们挑出一些不重要的弹药,我们得把它给丢掉,这样也能给你们省点钱嘛。”

柯然惊愕的看着安德鲁脱口而出道“老哥,这玩意你也跟我说?你这到底是不是收尸人啊?”

安德鲁笑了笑没说什么,柯然疑惑的看着安妮,安妮耸耸肩表示她也不明白。

两辆车就这样一路开向海边,一路上柯然总是想问出一些自己的疑问,但安德鲁也一再的搪塞过去。

直到快到了目的地柯然才终于放弃,没办法,安德鲁的嘴太硬,他是真的撬不开啊。

几人来到海边后安德鲁带领几人来到一处荒废的码头,安德鲁轻声说道

“把你们那些不是特别贵的弹药放这吧,到时候我会让我手下处理掉的。给个忠告,如果没什么纪念意义往回运反倒要比买新的贵。”

安德鲁说完便离开了这里。

柯然几人看着安德鲁的背影面面相觑,波琳娜皱着眉毛道“你们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吗?做生意哪有他这样的?这不是纯纯让钱飞走嘛。”

柯然摇摇头将一盒还未开封的7N22弹放到一旁冷笑道“也不算是让钱飞走嘛,毕竟他说处理这些弹药,

但这些弹药要怎么处理,除了他和他的人其他谁知道啊。将这些弹药丢进海里也算是处理,将这些弹药卖给黑市同样是处理。”

几人听后先是愤怒,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奈。

愤怒是因为自己花钱买的弹药最后居然要白白丢掉,无奈则是因为自己几人就算是想找地方卖都不知道在哪卖。

就这样柯然几人挑挑拣拣,最终那些什么火箭筒、手雷、枪榴弹什么的几乎都放到了要丢弃的那一堆,而其他的什么长枪短枪以及战术头盔机、背心以及无线电什么的则是全部都邮寄出去。

最后算了一下,柯然他们总共需要花费十万美金。

在确定邮寄的物品后安德鲁便将柯然他们给送到了一处还算不错的酒店。

在离开之际安德鲁神色复杂的看着柯然道“那个……基里尔,我希望如果有一天马特维先生和别人同时雇佣你们去杀对方,我希望你能站在马特维这边。”

柯然耸耸肩轻声道“那要看他俩谁出的钱多喽。”

安德鲁无奈的看了眼柯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安德鲁走后柯然紧皱眉头道“什么qi ng况?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安妮几人也是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

不过很快几人便忘记了这些不快,因为他们发现安德鲁给几人订的这家酒店距离海滩实在太近了。

于是几人便过起了真正的吉布提度假生活。

但好景不长,八月十七号,一通电话彻底让柯然放弃了一直以来的“阳光,美女,沙滩”的生活。

那天柯然后安妮已经都抱在一起了,就在马上要办正事的时候旁边不停响起的电话彻底熄掉了柯然两人的激qi ng。

柯然满脸愠怒的接起电话,凶巴巴的问道“谁?说话!”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轻声问道“喂?基里尔吗?我是尼古拉,这是打扰到你了吗?”

柯然听到按是尼古拉后语气稍微好了一些。

“唔………是尼古拉先生啊,呵呵。刚才出了点事,有点不开心,不过不是什么大事,没事你说。”

尼古拉笑了笑便直接进入正题道“呵呵,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加先生,直接说我名字就好。

那我也不绕圈子,我直接说重要的。基里尔,你还记得那个叫凯蒂的女人吗?”

柯然听到这个名字后愣了几秒,努力想了几秒钟后柯然苦笑道“抱歉,我是真的忘了这个叫凯蒂的女人了,你还是直接说吧。”

尼古拉冷笑道“就是那个你们在阿尔巴尼亚救的那个跟我一起的女人。”

柯然瞬间就恍然大悟道“哦!那个事妈英国女嘛。怎么了,那个间谍又给你惹出什么事了?”

尼古拉狠声道“最近一个月那个女人一直在向外界传递一些关于我行程的qi ng报,我怀疑那个恶心的组织又特么在打我的主意了。

不过这次他们应该不只是绑架我这么简单了,他们这次应该是想直接干掉我!所以我想请你们出手,我们是时候收网了!”

柯然沉声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和我的队友们商量一下的,我们很快会给出答案的。”

尼古拉沉声道“好,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哦,还有,这次如果你们成功的话我会支付五百万美元来作为你们的佣金。”

“好的,我们会尽快给出答案的,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后柯然看着衣衫不整,俏脸通红的安妮不满道“这个尼古拉,打的真是时候啊,妈的,气死我了!”

安妮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后轻声说道“好了,今天我们是不行了,等回圣彼得堡吧……那时候我们把手机一关,谁也打扰不了我们。”

柯然突然抱住安妮坏笑道“其实,时间还是来得及的,要不然咱们………”

安妮这时突然笑道“就算时间够也不行。”

柯然懵逼的看着安妮问道“为什么?”

安妮笑了笑在柯然耳边轻声说了几个词后柯然那冲动的感觉顿时就消失了。

那么为什么柯然冲动的感觉会消失了呢?因为安妮说她来亲戚了。

柯然搓了搓脸低声暗骂道“妈的,我记住今天了,八月十七号,老子的黑霉日啊!”

嫩兵文学 nenb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