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嫩兵文学 nenbing.com

柯然侧头想了想轻声问道“哦,对了。你能不能找个安全一点的医院,我的队员有一个头部跳弹,

现在我们的军医初步判定她是脑震荡,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想去做个CT。”

马特维沉声道“你的意思就是不想要就诊记录,不想留下任何信息咯。”

柯然无奈的点点头道“当然,毕竟她们的证件都是你们收尸人给搞的。小心无大错嘛。”

马特维听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沉默片刻后马特维沉声问道“这次的对手你们绝对怎么样。”

柯然和安妮对视一眼后严肃道“除去对面的狙击手有些不太好搞外敌人的步兵个人认为不是十分厉害。”

安妮赞同的点点头。

马特维沉思片刻后突然想到什么,他快速从兜里掏出手机边点边说道“你说的那个狙击手应该是这个人。”

说罢便将手机递了过去。

柯然接过去看了一会脸色越来越难看,沉默片刻后柯然低声暗骂道“妈的,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没死了。”

安妮拿过手机轻声念道“贾巴克夫,车臣古杰尔梅斯人,代号灰狼,曾参加……参加第二次车臣战争?”

马特维那满是疤痕的脸恐怖一笑道“接着往下看,下面的内容有意思。”

安妮吞了口唾沫继续读道“1999年11月12日贾巴克夫跟随古杰尔梅斯守军投降俄联邦,然后跟随俄军攻入格罗兹尼????

额……额,车臣战争结束后贾巴克夫去向不明,再次出现的的时候就是在2015年叙利亚哈马斯省!(标注:不确定)

初步判断,贾巴克夫加入了瓦格纳(标注:不确定)

2016年贾巴克夫再次出现在巴尔米拉(标注:极为确定)此后他便消声灭迹,直到今年3月份贾巴克夫被招入霍夫卡手下。(标注:极为确定!!!)”

读完后安妮顿时惊愕的瞪大双眼道“不是吧,这……这也太离谱了。”

柯然苦笑道“是啊,我就是因为看到这些战例所以才不会轻易相信这只狡猾的灰狼会被干掉。”

马特维扯了扯嘴角道“*一下,下一篇是对贾巴克夫的个人分析。”

安妮听到后赶紧滑动屏幕,柯然也凑了过去。

只见一个抱着SVDK,满脸络腮胡的男人表qi ngY冷的盯着屏幕。

柯然轻声念道“贾巴克夫个人分析,xi NG格孤僻,极为嗜杀!极为擅长狙击作战!!!

极为擅长敌后作战,战例:曾经在伊德利卜省狙杀一位极端恐怖分子头目后贾巴克夫整个战斗小组全部死亡,贾巴克夫一个人在极端分子的围堵之下成功撤退。

战斗特点:灰狼极喜欢爆头及虐杀!”

读完一切后柯然缓缓的闭上双眼道“呼……怪不得我们干不过他,灰狼的这个战斗经验对于我们来讲就是碾压。”

一直没开口的安吉丽娜犟嘴道“没人能在温压弹下活过来,没……人。”

安吉丽娜说话声越来越下,最后她极没底气的摇了摇头道“好吧,我现在也觉得这个灰狼可能真的没死。”

柯然深吸一口气道“与其我们交手的九成就是他,我们那个需要做CT的队员就是头部跳弹,子弹也是7.62×54弹。打我的那颗子弹也是打算爆我头的,这些都对的上。”

说完后柯然怀疑的看着马特维道“说实话,如果这个人打算杀你,我们保不住你。”

马特维拿回手机后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道“这个不用担心,至少和谈期间双方都不可以动手这个是常识,霍夫卡是不会让他动手的。”

柯然嘴角抽搐两下道“可是我们终将会对上他的。”

马特维笑道“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灰狼想杀我我也防不住,生命到头了再怎么害怕不没用嘛。。”

柯然无语的摇摇头道“行,你看的可真开,我们先去送那个队员去医院,地址给我。”

马特维拿着手机点了两下道“地址已经给你发过去了,快去看医生吧。哦对了,下次和谈日期在今天晚上,你们记得早点回来。”

柯然愣了一下,轻声问道“怎么,这个场合我们能去?还有这次还用我们保护吗?你不是说如果打破规则的话下场很惨吗?”

马特维尴尬道“额……我现在真的谁都不信,还有埋伏人只是一个自保放法,只要你们不开枪就绝对没问题。”

柯然点点头随即便跟安妮扶着安娜下楼。

安妮将车门关好后含qi ng脉脉的看着柯然道“我就不跟着去了,人多不好,你要小心。”

柯然轻轻的在眼前的这个漂亮姑娘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后柔声道“放心,我肯定会小心的,走了。”

安妮深qi ng看着远去的汽车,许久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去。

二十分钟后柯然便来到马特维给的地址。

“圣彼得堡第三医院,额……看起来好像挺正规的啊。”

柯然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犹豫一下后便扶着安娜走了进去。

柯然一进去一个长相中上等的护士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问道“请问一下,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柯然赶紧说道“麻烦问一下,科伦夫大夫在哪?”

护士小姐姐神色古怪的打量着柯然和安娜,许久之后她才缓缓开口道“上三楼右转,第一个屋子就是科伦夫大夫的办公室。”

柯然连连感谢后便赶紧带着安娜上楼。

站在原地的护士小姐盯着二人的背影嘴角抽搐道“额……看起来这么单纯一男孩,咋跟那种人混在一起啊?”

护士说完摇摇头,然后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正在上楼的柯然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当他敲开三楼的办公室时柯然二人顿时就傻眼了。

只见一个光着膀子,满身纹身的壮汉一脸不耐的看着柯然道“敲什么?干嘛?”

柯然看到这个壮汉后顿时就懵逼了,他沉声道“那个……请问科伦夫大夫是哪位?”

壮汉翘了翘眉毛道“哦,我就是,怎么了。”

柯然沉声道“是马特维让我来的,我的……女友头部外伤,我们需要拍个CT,但是我们不想留下就诊记录。当然钱我们照付。”

科伦夫听到马特维这个名字后顿时就严肃起来他沉声问道“好,等我一下!”

说罢科伦夫便“砰”的一声关紧房门。

柯然懵逼的看着这扇差点撞到自己鼻子的门骂道“妈的!老子送钱你特么还这么臭屁,草!”

嫩兵文学 nenbing.com